超音速速大码_猫饼干

正处于到处乱爬的状态,墙头遍地😘

© 超音速速大码_猫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恋爱(暗恋)】的这档子事儿~(下)

我不收外寄的包裹,尤其是有刀片和炸弹这种危险物品的包裹,谢谢合作。

 

 

下面放文,建议配合FLOWER的《初恋(acoustic ver)》食用,效果更佳。

bgm: http://music.163.com/song/28152321

 

 

【下篇】 

【三】

仓子第一次失眠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停变换姿势可没有一个能让她快点入眠。因为一闭上眼眼前就会想起安子带着有点委屈但更多的是等着看好戏的恶趣味的表情【Maru酱好可怜呢,明明是因为某人淋雨感冒的,某人却不负责……】谁说安子那丫头是小天使来着,分明就是坏心眼的小恶魔。

【仓子你真的不去看看他么?】这句话现在就像是一句咒语一样在仓子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响【哎呀!烦死了!】她一翻身坐了起来【为什么非要我去看那个笨蛋啊。】

……

    第二天一早,一夜无眠的仓子破天荒的早起了,大病初愈的少女脸色有点苍白,眼眶周围也因为昨晚的失眠挂上了一圈淡淡的青色,一直想着【那个笨蛋也感冒发烧了】这个话题的她莫名的自行走到了厨房里,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站在料理台前,和一只长得很饱满的橙子大眼瞪小眼~

【我这是在干嘛啊!!!】难不成是昨晚烧糊涂了?耳边又响起安子的声音【maru酱也发烧了呢,仓子你不去看看么?人家弄不好就是因为仓子你病了呢~】

【什么叫因为我……啊啊啊烦死了!】仓子有些懊恼的揉乱了自己的长发【那家伙不是笨蛋么,笨蛋怎么会感冒啊……】嘴上虽然这样说着,手却忙着去冰箱里翻食材【我只是出于青梅竹马的情谊去看看那个笨蛋……他为什么要生病啊!】

一个人在厨房里折腾了好久,看着卖相还算不错的蛋卷和蔬菜粥,仓子松了口气【第一次做东西给别人吃呢……就算不好吃也要让那家伙吃下去哼哼~】少女,你的恶魔角竖起来了啊喂!

等她走到丸山家时候已经错开了吃早饭的时间,她按响了门铃,来开门的却是和自己同年级的丸子,看到是仓子后她的神色有那么一丝慌乱【那个,哥哥现在在他卧室里呢,仓子酱你——】没等她说完仓子已经熟门熟路的自己进去了【笨蛋maru你感冒好没好啊?】习惯性的没有敲门就推门而入,但眼前的场景却让仓子停住了步伐,转身把手里的保温桶扔给丸子急急忙忙的从丸山家跑了出去。

【笨蛋!大笨蛋!】仓子想把脑海里那一男一女拥吻的场景像用橡皮擦擦错字一样的擦掉,可是越不想让自己去想那个画面就越发的深刻起来。女孩娇小的身体被丸山温柔的拥进怀里,就连亲吻都是有点小心翼翼的,两个人之间那种像是微融了蜜糖一样甜腻腻的气息……好讨厌!她突然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好像已经被排除在丸山的世界之外了,一种莫名的不安和委屈让仓子忍不住嘟囔着【什么嘛这人,就不应该去看那个笨蛋的……】看着自己手指上缠着的ok绷,再想想刚才自己看到的,仓子越想越觉得委屈,她揉了揉不经意间已经红了的眼眶【不想再理那家伙了,哪怕是他拿抹茶冰沙哄我都不要再理他了。】

所以我们任性的仓子大小姐在病愈开始返校上课后依旧继续着之前的低气压,甚至比之前更为严重——因为就连安子都开始时不时的感受到自己身后散发出的强大怨念带来的阵阵凉意,于是她回过头,扯住了仓子现在又消减了一点(也就那么一点点)的脸蛋【仓子真是笨蛋呢,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明明就是在意的。】

【谁在意那个笨蛋啊!】拨拉掉安子的手,仓子又重新趴在课桌上,把脸完全埋进自己的臂弯里【那家伙最讨厌了。最讨厌。】然后开始散发出‘不要理我否则弄死你’的气场,整个教室的气温又低了几度。

【仓子不坦诚这一点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安子大人如是说。

【你能不能不要连和我约会都在想那个歪脸妹的事啊~】总被爽约的锦户亮的醋桶子今天终于全面打翻了。

【可是……唔?】

【现在别再说别人的事了。】霸道的吻住那总是喋喋不休的小嘴【专心点,KISS的时候。】

 

 

【四】

终于在那次事件过去两个星期后,仓子才勉强在丸山和安子一次次的哄劝下不再闹脾气。然后,仓子收到了丸山一同去游乐园玩的邀请。

【不过你上次的蔬菜粥做的还挺好吃的。】丸山一如既往的习惯性的帮少女整理有些乱掉了的马尾辫,然而这次却有一抹红晕染上了仓子的脸颊【那个是做给maruko吃的,才没有给你!】

【可淋雨感冒的是我啊。】

【那也不是给你吃的!】

【可我已经吃了。】

【讨厌死了你!】仓子把头埋得低低的,脸上的温度像是要烧起来一样,鬓角滑下露出的耳朵也被染上了玫瑰的色泽【最讨厌你这个笨蛋了。】

【你那么讨厌我就不要和我一块去游乐园好了。】丸山笑的像狸猫一样的带着点狡猾【既然不喜欢我就不要和我出去玩了。】

【才不要!】仓子把头埋得更低了,她知道自己现在估计就像个熟透了的番茄一样,脸上的温度都有点烫人了【就这样吧,我答应了哦。】说着急忙跑开了。

才不要被那个家伙发现呢……鼓着包子脸的仓子大小姐这下真的成了一个红透了番茄,安子在远处看着又忍不住捂着嘴‘fufu’的笑了【还是这样的不坦诚呢~】

 

然而那次的游乐园之旅并没有成行,因为丸山收到了那所他心仪的大学的提前录取的通知书。一同收到通知书的,还有他那个叫绘理的女朋友。那座学校在这个国家的另一边,所以他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准备入学的相关事宜了,游乐园自然就泡汤了。

【所以说,这是老天爷都愿意成全他们两个。】仓子咬着珍珠奶茶的吸管,明明要了加糖的奶茶还是好苦,她郁闷的想,要不自己试试那个甜橙舒芙蕾好了,还是苦的。

【哪里有什么姻缘这一说啦,就是怪你自己不坦诚了,到现在你还不承认你喜欢maru酱么?】安子拿过仓子的奶茶尝了一口【甜死了,你加了多少糖啊!】

【可我觉得好苦的说。】

【这就是暗恋不成变怨念,要不还是我帮你吧。】说着她把仓子拉到了丸山家的门前迅速的按响了门铃【Maru酱,仓子有话要对你说哦~】喊完便小跑着躲到一边了。

【怎么了么?】丸山看着眼前耳尖有点泛红的少女,有点不明所以【我还在整理要带走的东西呢……】

【没……没什么的。】仓子又是习惯性的低下了头,她抿了抿有些干的嘴唇【那个……祝你一路顺风,还有,要学业有成不要再像现在一样像个笨蛋似的。】都是些口是心非的话呢!安子刚想出来却被仓子给了个‘不要动’的眼神示意又缩了回去。

【嗯,我会的。】丸山伸手摸了摸仓子柔软的发顶【我也不放心仓子你呢,你也要乖乖的,以后要记得早起吃早饭,还有减肥也不能不吃饭……】

【这些我知道。】仓子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谁要你这个笨蛋担心!】

【仓子一直都是这样呢。】丸山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明明想要对人好,却不会说,真是个笨蛋呢。】

【你说谁是笨蛋呢!】仓子又想去扯扯他那狸猫样软软的脸蛋,却没了伸出手的勇气,只好闷声闷气的嘟囔【明明你才是笨蛋呢……】

【仓子是个大笨蛋,连喜欢都不会说。】他笑着揪了揪仓子鼓起的脸颊【以后要是碰到喜欢的男孩子,你这个样子人家可是会走掉的。】

【那你走的那天我就不来送你了。】仓子上前轻轻的抱了抱丸山【回见了~】

【嗯,回见。】

走出丸山家在的那条街道,仓子再也没忍住自己的眼泪【我真是个笨蛋。】那天傍晚,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姑娘蹲在那个已经不能再熟悉的路口哭的很伤心。

 

【五】

正带着毕业班的仓子在难得的休息日里收到了安子想要见面的信息,这让她着实吃了一惊,见了面之后更是吃了一惊——

【Yasusu你?!】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肚子已经高高隆起的安子,仓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Ryo酱的?】

【嗯。】准妈妈安子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肚子【已经七个月多了。】

【可你们不是还没……】

【已经入籍了。】安子微笑着【下周就要办仪式了,我和ryo酱选择了西式的婚礼,这次找你是想问问你可不可以来给我当伴娘。】

【好……好啊。】仓子笑着答应了下来【到时候别说我比你这个新娘高~】

【另外,我也邀请maru酱了。你俩是不是快有十年没有联系过了?】

【嗯……嗯。】仓子神色黯淡了下来【是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就连他的婚礼我都推辞参加了……因为忙嘛。】

【仓子还没有走出来么?】安子看着这样的仓子有点心疼【可是……】

【我知道的。】仓子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的哽咽【初恋都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嘛……】

【倒也不能都这么说啊。】安子叹了口气【也许你能见一见maru酱就应该会打开这么多年的这个心结了,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也许吧……】仓子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安子和锦户的婚礼进行的很顺利,作为伴娘的仓子却忙的头都昏了。最后新娘要抛捧花的时候,安子却没有抛手里的花束【这束花要送给仓子酱。希望她快点找到自己的幸福哦~】花被轻轻的放到仓子的怀里【要抱紧了,抱紧了一定会找到你的mr.right的。】

【我会的。】仓子笑着,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丸山,笑容突然变得有点僵【那个……我先出去一下。】

仓子抱着花站在教堂外面,刚才真的是尴尬死了,她用手抹了抹脸颊【糗死了……】

【你还好吧。】转过身,是丸山【我看你挺匆忙的,没什么事吧?】

【没事。】仓子努力让自己笑容不那么僵硬【一说回见,这一下子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

【是啊,一晃都这么多年了,就连仓子都长大了。】丸山的笑容一如十年前一样温柔,让仓子又不经意红了耳尖【什么叫‘我都长大了’……】

【不任性了,开始像个大人了。】

【喂!】仓子有点恼了【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欠掐了。】

【诶诶诶~大小姐你可手下留情。】丸山看着仓子现在做了美甲的“利爪”【你这一掐我可就毁容了。】

【反正你都有老婆了,怕什么!】好像说出来也没有那么难受了【你……现在过的怎么样啊?】

【还好吧,就是家里那个小鬼太闹人了,半夜一哭就得起来给他泡奶粉,优佳她还得哄他别哭了。】

【不是绘理酱了么?】仓子能感觉到他现在有多么幸福【我还以为你老婆是绘理酱呢。】

【笨丫头我给你发的请柬你都没看过么。】丸山笑着揉乱了仓子的发顶【连我的婚礼你都不来,亏我还把那个小鬼干妈的位置留给你了。】

【行了,这次有带你的优佳过来么?话说我都没见过她呢……】

【当然,一会儿就介绍给你认识。】

【我要看看她有没有绘理酱漂亮~】

【臭丫头……】

好像,这次是真的放下了。仓子抱着捧花,望着丸山的背影,他正向着远处站着的一个端庄恬静的女人走去。那应该就是优佳了吧,她想。

直到最后,仓子都没有向她的狸猫竹马吐露她那点可怜又可爱的小心思,不过也好,就让它成为一个留在青春期里的秘密吧~

感谢时间,我终于可以不再那么的喜欢你了;

也感谢你,maru酱~

我大概不会再做那个梦了,仓子想着。外面的阳光一如十年前的一般温暖,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真的好适合恋爱呢~

【砰!】【哗啦——】

【呀!】淡紫色的礼服的胸口处被红酒泼上了污渍,仓子没好气的拽住那个一直在道歉的“肇事者”【你这家伙!】

【可明明是你自己不看路撞到我身上的啊。】高个子,有点白的过分的青年看着正燃烧着熊熊怒火的仓子气势又低了一头【好了……我会照价赔偿你的衣服的,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啊……】

【放开你,想得美!】仓子反倒攥的更紧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到哪儿找你这个白皮陪我衣服!】

【横山……】被叫做白皮的青年此时内心是崩溃的【我叫横山裕,是锦户亮的表哥。小姐你现在可以放手了么。】

【ryo酱的表哥……】仓子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除非你现在陪我衣服,否则我是怎么都不会放手的!】这裙子花的可是她自己的工资,自然肉疼了。

【啊喂……】横山裕的心理阴影正在无限扩大【你不要拖着我往外走啊,仪式还没结束啊!喂!】

  关于恋爱【暗恋(划掉)】的那档子事儿,大概就是喜欢过,也就只是喜欢过而已了。
                                             【完结,撒花~】

         

             

就这样完结好了,感觉心累……被自己写的文给虐到了。

大概是因为一点自己青春期里的些许怨念【划掉】才有了这个脑洞,因为那时候我也是因为太不坦诚所以让喜欢的人成了我闺蜜的男朋友【说多了都是眼泪〒_〒】

不过,就像文里的,想开了,放下了,也就真正的长大了。

祝大家早日找到自己的mr.right.【虽然我还没找到,笑~】

 

 

 

 

 

 

 

 

 

评论(51)
热度(23)
  1. 💎猫粮的玻璃碗💎超音速速大码_猫饼干 转载了此文字
    再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