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音速速大码_猫饼干

正处于到处乱爬的状态,墙头遍地😘

© 超音速速大码_猫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

万圣节的小段子【但是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什么鬼】

【万圣节脑洞~不给糖吃就捣蛋】

锦子×仓子,严重ooc

文笔很渣请顶避雷针看……

提前的万圣节文(*>.<*)

太渣就不打tag了……


       【哐哐哐~哐哐哐~】

        仓子是大半夜被砸门的声音闹醒的,被吵醒的人多半都要带着点脾气的,不情愿的从床上坐起来,砸门的声音倒是越发的急促起来【哐哐哐哐!】她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打开了即将被砸坏了门,正准备继续砸门的人用力过猛直接扑进仓子怀里,给她撞了跟头……

      【好疼~】后脑勺着地的疼痛让本来还在神游太虚的仓子一下子清醒过来,她看着那个把她一下子撞出去的家伙。那家伙正大剌剌的跨坐在她的肚子上,从黑斗篷下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不给糖吃就捣蛋。】

      【什么啊!】仓子一巴掌把人从自己身上给拍了下去,站了起来【小鬼,这还没到万圣夜呢,你半夜扰民我会去告诉你妈妈的。】说着提溜着那个小鬼的斗篷把人给拎了起来,开门,扔出去,关门。perfect!

      【哈~】接着去睡好了(*ˉ︶ˉ*)

       但是,仓子酱你就没有发现问题么!一个才有你小腿那么高的小鬼怎么可能扑进你怀里把你撞一跟头,还有,你真的要忽略掉那个从一开始就浮在半空中看完了全过程的另一个小鬼么……

  

       门外……

     【呜呜呜……】刚才被扔出去的“小鬼”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望着从一开始就在看戏的另一个“小鬼”大眼睛卡巴卡巴,豆子大的泪珠就往下掉,黑斗篷的兜帽掉了下来,一对深灰色的猫耳朵也可怜兮兮的耷拉了下来【好疼……呜呜呜……肖恩也不帮帮我,呜呜……】

      【谁让你个小白痴半夜砸门,被扔出去也活该~】浮在空中的“小鬼”飘过去给了她一个爆栗【而且今天也不是万圣夜,你个笨猫!】

      【可那个人好凶……嘤嘤嘤……】

      【那就报复她一下好了~】说着,笑着裂开了一口尖牙……


万圣夜当天~

      【这个……是什么啊!!!】

       仓子摸着头顶上那对恶魔的犄角,完全崩溃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会长出这么个东西来……身后还有个细细长长的尾巴在傲娇的凹造型,明明刚才有把它好好的藏进制服裙里面的,怎么现在又自己出来了?那尾巴好像是感受到她的疑问一样,又换了更加傲娇的pose~

        难道要自己带着这两样奇怪的东西去学校么……不不不!自己绝对会变成全校的笑柄的,弄不好还会因为这两个非人类的东西被抓走做研究……妈妈咪啊!我不要被切成一段一段啊!!!脑内大暴走被楼下妈妈的声音打断【仓子你还不下来么!要迟到了!】不得已,她只好套上一件长风衣遮住身后那根尾巴,再火急火燎的往学校赶……


      一到校门口,果然,依旧是例行的学生会主席搭档风纪部长——抓迟到绝对不放过你!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同……

      横子你那猩红色的眼瞳和苍白的皮肤【虽然一直都很白】还有指甲是怎么回事!村子你的虎牙好像又长了,而且耳朵怎么变尖了!

     【早啊~仓子不进去么?】从自己身边欢快跑过去的小矮子为毛今天会穿着黑斗篷,肩膀上还站着一只全身雪白的猫头鹰,简直不要太炫酷……不对!大家没觉得这样很奇怪么?还是……正想着,头顶遭到了暴击【PIA!】

     【好疼!】仓子抱头蹲了下去,身后的尾巴也焉了似的耷拉到地上【村子你干嘛打我!】

     【你是等着迟到被我抓到么!快点进去啦!】她分明看到村子背后一对半透明的蝶翼愉快的扇了两下,自带金光闪闪的特效……

       整个学校全变了样,走廊里的跑跳打闹的学生变成了一群以一种极奇怪的姿势向前挪动的僵尸,前面擦着黑板的分明是只浑身缠满脏兮兮的绷带的木乃伊,刚才在大厅碰到すば子,好想摸摸她的猫耳和尾巴【虽然被无情的拍掉了】;就连坐在自己前面的丸子,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晃一晃的不要太抢镜……

      【早上好。】

      【早……】等等!本来正在为自己眼中这个崩坏了的世界即将崩溃的仓子一下子坐了起来【锦子你!】

      【我怎么了?】锦子看着看到自己后一跃而起的仓子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当她看见仓子头上那对小恶魔的犄角和身后正愉快的向自己晃了晃的恶魔尾巴……

  好像是……哦呵呵呵~看来那两个小笨鬼真的去找仓子要糖了。锦子在心里偷笑,不过表面还是一副迷茫的样子【我很奇怪么?】雾蒙蒙的目光配上无辜至极的下垂眼,杀伤力不要太大啊!

      【没!没有的!!】唯一正常的人啊!自己终于看到一个正常的人了!!仓子简直激动的要语无伦次了。现在在她眼中,锦子已然化身成为能把她从这个扭曲的世界里拯救出去的天使(什么鬼)整个人都在散发着圣光,四周飘散着玫瑰花瓣……

   然而,那两个小鬼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上课。】第一节是最讨厌的英语,虽然那个老师长得还不错……妈妈咪呀!!!老师的头怎么没了!!!

      【仓子同学,有什么事么?】老师对待女生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在仓子听来,声音是从老师怀里抱着的那个呈腐烂状的不明物体里发出来【你看到我的头了么……】

      【没……没……】当她“看到”老师从身后抽出一把巨剑直朝她的脖子砍过来的时候,仓子最终还是俩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嗯……】

      【终于醒了。】锦子摸了摸仓子的额头【医生说你没休息好,有点发烧。】

      【能不能扶我坐起来?】锦子慢慢的把仓子扶起来,本想把枕头给她垫在后面让她能坐得舒服点,可没想到她竟然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腰哭了起来【呜呜呜……锦子没有变真的太好了。呜呜呜……】

      【乖啦,不哭。】明明已经知道真相却还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锦子一边给仓子擦掉脸上的泪珠一边瞄了一眼那两个从一开始就在旁边看戏的小笨鬼【跟我说说你怎么了……】

      【从早上开始我就变得好奇怪,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长了犄角和尾巴,看到妈妈变成了就像白雪公主里那个恶毒的王后一样的老巫婆,看到横子变成了吸血鬼,村子变成了精灵,安子变成了小女巫,すば子变成了猫女,就连丸子也长着狸猫的大尾巴,同学们也都变成了僵尸和木乃伊……呜呜呜……】

      【然后在你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变得扭曲了,就连英语老师都变成无头骑士,但只有我是正常的呦~】那两个小鬼分明看到锦子背后那对恶魔的小翅膀呼扇呼扇着,尾巴也得意的甩来甩去,更不用说头顶上那对恶魔的犄角了【仓子你这是中了万圣节的咒语了呢~】

      【那怎么才能解除这个咒语呢?呜呜呜……这样好恐怖,呜呜呜……】

      【解咒嘛……】锦子轻轻抬起仓子的下颚,低头吻住那人粉嫩的唇。

      【唔?!】为什么锦子要……kiss?晃神间,这个吻渐渐加深,室内的气氛变得旖旎……

        直到仓子觉得自己肺里最后一丝氧气都被耗尽了锦子才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解咒完成。】

       【解咒,完成?】仓子呆呆的坐在床上,摸了摸自己有点肿起来了的唇,再看看面前的锦子,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锦子你!!】为毛你又长出犄角和尾巴了,而且背后还有恶魔的翅膀了!!OMG!!这是哪门子的解咒啊【这个咒语根本没有解开啊!】

       【没有解开么?那我就再解一次喽~】说着把那个有点呆的双马尾扑!倒!

           ……


       赶快离开,顺便把保健室的门给锁上了的那两只小笨鬼表示【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接下来的少儿不宜内容,我们两个不看!!!> . <】

   

   


评论(9)
热度(6)